【凹凸】美梦婚礼

cp瑞金

学院paro

这个主题简直了,我怀疑下一期主页君是不是直接就【开车!别废话】

日常ooc

这篇有点乱,跪求各位大爷能看到最后




“经过班级女生投票决定——新郎由格瑞担任!”

完全在意料之中的答案,班里的女生都无比兴奋,毕竟难得能看到班长大人的西服,西服啊!

“那么新娘的人选——”老师故意停顿了一下,扫视了一下班级。女生们用仿佛能把老师手里那张纸看穿的眼神,无比热烈的看着她,恨不得扑上来帮她报名字。

“经过全体男生投票决定,新娘由凯莉担任!”

老师发布完投票决定之后,班级里女生一阵嘘声,凯莉则是叼着棒棒糖,一脸胜券在握的样子。

这也没有办法,这种投票说到底就是选出班级里人气最高的两个人,女生毫不意外会选择格瑞,男生也大多选择凯莉,压倒性的人气注定了他俩的中选。

“那么服装由紫堂幻来设计,本次班会结束!”

“是……是!”

老师交代完任务就离开了班级,其他的人就围在这三个人的周围恭喜他们中选。

“恭喜你啊格瑞!”

金先冲到格瑞的桌子旁边向他祝贺,毕竟这个活动机会难得,每个班设计一套婚纱和西服,然后由班级选出来的两个人在活动晚会那晚出来展示,当晚人气最高的一对得到冠军。

格瑞对于在全校人面前展示自己没什么兴趣,他对金的恭喜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便不再作答。

“金,我也入选了,你怎么光想着恭喜格瑞啊?”

凯莉趁着他俩气氛冷掉的时候突然插话。

“啊凯莉!也恭喜你啊!”

金听到声音反应过来,连忙向凯莉道贺。

凯莉“啧”的一声,跑去紫堂幻那边对婚纱设计提要求去了。

见到凯莉和格瑞对自己道贺都没啥太大反应,金挠了挠自己的一头金发。

“他们都怎么了……”

没人回答他。

——

很清脆的鸟叫声从这棵树蹦到另一颗树上,微微泛白的湖水荡起微小的层层涟漪,清晨的雾气朦朦胧胧,周围的景物看不真切。

格瑞沿着一条凹凸不平的鹅卵石路慢慢向前走,眼前只有一条笔直的白色的路,没有岔路口的样子。青绿色的悬铃木沿着路一直向前,到了尽头只留下一个青绿色的点。偶尔会有带着细密的小小尖刺的果实掉下来,地上也有,但都是完整的果实,没有踩踏过的痕迹。

硬质的皮鞋踩在坚硬的鹅卵石路上,意外的没有不舒服的感觉,而是很顺畅,不会有种疲倦感。格瑞看向右侧的湖水,清晨的雾气实在看不真切水中的身影。这个时间点却没有清冷的寒气让人感到皮肤发麻,格瑞看了看自身,穿的不是平时的短袖衬衫,而是一件极其平整的黑色西服,领带也极其考究的打好好的。

啊,说起来,学院的活动要开始了。看到西服,格瑞就想起来,自己应该是去学校参加那个展示活动。他也没有戴手表,甚至都不清楚自己在哪里,但莫名不觉得着急。他直觉这条路可以到达目的地,而且现在这个时间点到哪里也不会迟到。

说起来那个活动,新娘是凯莉担当?格瑞记得不大清楚,他当时对这个活动并没有太多关注,对于他而言,这不过是一个学校要求他必须完成的任务而已。

仿佛走不到尽头的石子路,格瑞稍稍有些着急了,他加快了脚下的步伐,就算不想参加,他也不希望因为他的原因给班级添加麻烦。

很奇妙的是,这个想法刚一蹦出来,他就看到了一座白色的礼堂。他记得刚才的路是笔直的,但在走到这个地方回头在看,一个大弧度截断了石子路,只能透着白色的雾气看到一片绿色的悬铃木,连湖水也看不到了。

学校活动的举办地点……是这里吗?格瑞有些困惑,这个礼堂看上去十分正式,不像是普通学校举办活动用地。但他粗略的扫了一眼坐在座位上的人,好像都是班级里的人,那应该就是这里了。

他站在原地,不知道活动有没有开始,耳边都是熙熙攘攘的谈话声,也没有人带着他去后台之类的地方。格瑞又有种一头雾水的感觉,他在这里是干嘛的?他甚至想要找个座位坐下来,让自己不再思考,普通当个看客也行。

但格瑞刚踏进礼堂的红地毯一步,之前还在谈话的声音立即戛然而止。一群穿着白色礼服的女生突然出现,她们嬉笑着簇拥在格瑞周围,推着他上了红地毯尽头的婚礼台。一个神父早已在哪里等候,同时新娘也被女生们推了出来,新娘带着白色的头纱,看不清楚脸,但她穿着一袭拖地的白色婚纱,捧着一束用金色花朵组成的手捧花,显得神圣而又美丽。

紫堂幻能在这么短时间能做出这么精致的婚纱吗?望着面前穿着婚纱的凯莉,即使是格瑞也不得不在内心赞叹这个婚纱制作之精良。

“两位新人请交换结婚誓词。”

神父庄严的声音响起,台下细碎的谈话声也停止了,所以宾客都屏息以待面前的场景。

结婚誓词?话说这个活动有必要这么认真吗?格瑞开微微皱了皱眉,就算面瘫如他手心也出了一层细密的汗,他怀疑是不是凯莉在整他没给他活动流程,这些东西他可一点都没听说过。

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、富裕或贫穷、健康或疾病、快乐或忧愁,我将永远……”

格瑞听见自己的声音就这么从自己嘴里传出来,明明没有做过一点准备,但顺畅流利的话语就这么响起,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。

不过这样也好,省得再填什么麻烦,无论怎样也好,格瑞只想赶快结束这莫名其妙的活动。

“……直到永永远远。”

现在该轮到面前的新娘致辞了,但格瑞迟迟没有听到话语,台下又开始传来细碎的谈话声。格瑞看向台下想仔细找出声音源头,但宾客的面孔越想看却越看不清,就像是被雾气笼罩,连近在耳边的谈话声都变得越来越远。话说回来,这些人真的是班里的人吗?

教堂的分针与时针重叠,一同指向顶端的十二点。十二下钟声也从空中传来,白色的鸽子被惊的从钟楼离开一并飞向天空。

一阵风吹过,风向正是鸽子飞往的地方,数量颇多的花瓣被风带起吹向了婚礼台,那是与手捧花相同的金色,仿佛给这个白色的世界上了其他颜色。

格瑞抬起手臂遮挡住挡在眼前的花瓣,等到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看到了令人无法忽视的金色,金色的,头发!

面前的人根本不是什么凯莉,而是金!在白色的世界里,他的金发是如此耀眼,像是太阳一般刺破了白色的雾气。周围朦胧的景物忽然变得清晰起来,熙熙攘攘谈话声,神圣庄严的祷告声,还有远处鸽子的振翅声。一切声音全部都消失了。只能听到他自己的如鼓槌一般的心跳声。

“格瑞……”

这一声呼唤让格瑞确信,面前这个人的确是金,同时也确认了……

“咔嚓”

极其突兀的声音,从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里传来。白色的礼堂瞬间崩坏,白色的碎片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,只留下漆黑的黑幕。

格瑞伸出手,却怎么也抓不住近在眼前的金。

当他意识到面前这个人是金的时候,他就明白,这一切,不过是自己的梦境罢了。

在梦境里,所以有违常理的事也变得理所当然,再加知格瑞认为这是现实,所以与现实的事件相互穿插,让他更难脱出梦境。

直到,金的出现。如果什么事在现实都可能发生的话,那么金做自己的新娘,对于格瑞来说,是最不可能发生,却也是最美的梦境了。

一旦意思到这并非现实,梦境的支撑法则瞬间崩塌,格瑞看着支离破碎的场景,内心不由得有些苦涩,就算再美好,那也不过梦境而已。

随着场景的破碎,一切都陷入到黑暗之中,知道一道刺眼的光从黑暗中绽开——

——

在这里 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本来打算到这里就结了,看到你的公告于心不忍临时补了开头和结尾,快夸夸我!

——

“格瑞,格瑞!”

格瑞睁开眼睛 突然变亮的视野令他无所适从。他眯着眼睛重新睁开眼,只见发小的脸近在咫尺。

“格瑞你怎么叫都叫不醒,活动快开始了,赶紧去后台吧!”

格瑞支持着桌子站起来,看到自己身上穿的衣服,是紫堂幻设计的西服。他忽然想起了今天是活动举办的日子,他换好衣服本来是在等待活动开始的,没想到会睡着。

刚才的梦,是什么来着?格瑞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深很长的梦,但想要仔细回忆的时候,却一点也记不起内容,算了应该也不是重要的内容。

格瑞还不至于为了一个虚幻的梦花时间苦恼,他起身准备去往后台。

“那格瑞我去不带你去了,凯莉好像还在班级,我得去叫她过来换衣服!”

金向格瑞挥挥手,去了相反的方向,在走到拐角的时候,又忍不住补完一句

“格瑞你穿西装真帅!”说完飞的跑去了班级。

——

“凯莉,活动快开始了,你怎么还没去啊!”

金很顺利的在班级里找到了叼着棒棒糖懒散的趴在桌子上的凯莉。

“是是,不过格瑞那个面瘫肯定不希望穿上婚纱的人是我吧……”

“你说啥?”
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
金死拉硬拽,把趴在桌子上兴致缺缺的凯莉愣是拖到了准备室,然而就在快到门口的时候,凯莉用一个拙劣平底摔摔倒在门口。

“啊,腿好痛啊,走不动路了,活动也参加不了了,怎么办啊。【棒读】”

“什么?那怎么办!我,我去找格瑞!”然而金小天使毫不犹豫的相信了凯莉。

“你傻吗?找格瑞有什么用?不如这样吧,你帮我个忙……”

——

“有请下一个班级上台展示!新郎模特格瑞,新娘模特凯莉,服装设计者紫堂幻,接下来请观赏他们的设计!”

随着主持人的介绍,台下各个班级有了一阵小小的欢呼,尤其是女生。

“我出场的时候欢呼声有这么多吗,我记得有个人喊的挺大声的?”来自刚刚展示完下场的安迷修。

“有啊,我不就一直在喊‘安迷修!没有马!’嘛。”来自仅差一票输给安迷修的雷狮。

“……靠那个混蛋是你啊?!”

看着台下欢呼的人门,格瑞有些恍惚。不知为何他有种很熟悉的感觉。他跨出一步,立刻就有女生开始喊他的名字。他有些烦躁,在这种场合莫名觉得静不下心,他现在只想完成任务赶紧离开。

“嘿紫堂幻!”

“凯,凯莉?你怎么在这!你不应该在舞台上吗?”紫堂幻被人拍了一下肩膀,只见凯莉跟个没事人一样站在自己身后。

“没关系,我找到人替代了。话说婚纱的设计你听我意见修改了嘛?”

“听了……你那个要求我怎么觉得有点像……”看到凯莉一脸神神秘秘的样子,紫堂有些无奈,随即他想到那个设计稿,忽然察觉到了什么。

“……你不会是?!”

格瑞看向舞台的另一侧,首先看到的是一袭白色的纱裙,忽然时间像是静止了,嘈杂的人声仿佛消失一般,耳边只传来金色的箭头样式的金属挂件发出“叮叮当当”的声音,能看到的颜色只有,太阳一般的金色。

“格,格瑞,凯莉受伤了,所以我过来替代她……”

金手捧金色的花束出现在舞台,因为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盯着,脚步有些扭捏。格瑞反反复复的看了金好几眼,脑子里的幻想与现实不断交织。

这,不是梦!

格瑞上前去,牵起金的手,学校搭建的简陋的舞台,格瑞却像是走在教堂里一般郑重无比。金的手被格瑞紧紧牵着,他跟在格瑞旁边,安心的感觉驱散了紧张感。

这是属于他们的,特殊的婚礼。

台下不知情的人只是觉得好看,知情的人则是沸腾了。

“卧槽卧槽!那不是格瑞的发小吗?他怎么会穿着婚纱出现在台上?”

“不知道……不过这样也可以的话你可以去参加新娘模特的票选啊,这样你不就也能上台了?”

“……安迷修你tm想死吗?”

——end——

日更贼刺激,我终于肝完了!!!这个主题真是要写手的命,但我写出来了!!!【哭着给自己打call!!】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12 )

© 喜欢吹泡泡的草办木各 | Powered by LOFTER